欧尼酱影院漫步人生,从这里开始!

首页 >  日本漫画 /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蒙奇 2020-06-18 日本漫画

棋牌游戏 请点进入

狗作為人類最忠誠的朋友,人類生活的場景中始終伴隨狗的身影,在人類的情感世界中佔有特殊的地位,電影時代中題材領域的不斷開拓讓“狗”作為影片中的敘事主角。因為其天生的通靈性使其在參與人類生活中打開了一條觀察人的神秘情感通道。1935年,威廉·A·韋爾曼執導的好萊塢電影《野性的呼喚》開啟“狗”題材電影的大門,至今已有50多部同類作品。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野性的呼喚》

導演拉斯·霍爾斯道姆在採訪中道出童年時期與狗的親密相處是其創作源泉,自豆瓣評分9.4《忠犬八公的故事》後時隔八年再次操刀,儘管也很成功但卻望塵莫及,以至於2017年《一條狗的使命》被調侃道:“一條狗的使命就是幫助主人脫單。” 我卻認為無論是在內容手法還是主題上,《一條狗的使命》都具有突破性,更加豐滿。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一條狗的使命》以“狗眼看人”的獨特角度,將人退居次要位置,講述了小狗貝利在四生四世的輪迴中尋找不同的生命使命,依然忠誠,依然天真,最終回到最初主人伊森身邊。

《忠犬八公的故事》給予我們的是質樸的感動,而《一條狗的使命》在感動之餘更多的是冷靜的思考,是隱喻敘事下對於多個主題的詮釋,詮釋中對於美國個人主義文化的反省與建議。

隱喻敘事挖掘獨特內涵

狗與人類之間存在著某種共同但程度不同的情感本能,如忠誠、快樂、悲傷等,這種互通性使得此類作品通常“借狗語,言人事”,而任何題材的電影作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最終的歸屬是人,狗隻是一種隱喻載體。《一條狗的使命》中狗與人共同參與敘事,共享情感經歷,在以狗為主要視角的背後,實際上是以人為主的隱性敘事。

在小狗貝利的天真、滑稽、忠誠的四世經歷中,導演有意識的借用狗的視角審視人類社會的物質性,進而思考狗的背後關於人的內心。《一條狗的使命》正是在線性敘事的基礎上,靈活運用了隱喻敘事方式使得影片更具張力,展現了挫折、愛情、家庭、個人等困境,以愛的關懷消弭現實中不幸。

1.視覺隱喻背後故事的延長,短暫的鏡頭蘊含深厚的內容

影片時長101分鐘卻要講好四段不同的故事,顯然部分鏡頭所容納的內容往往大於鏡頭本身。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畫面在貝利陪伴童年伊森玩橄欖球時,用一個長長的慢鏡頭過渡到少年伊森橄欖球賽,主觀鏡頭下傳遞出:對於伊森的成就貝利功不可沒,從某種意義來說貝利指引、陪伴、見證了伊森的人生方向,而橄欖球代表著夢想。

一場大火,傷了伊森的腳,也燒毀了理想與愛情。仰視鏡頭中拋起的橄欖球掛在樹上,是貝利無法探到的距離,也隱喻了伊森從此與夢想的距離。而他對漢娜愛情的拒絕其實是以自我認知為中心下對於愛情的一種世俗化,將它賦予了物質上可衡量的標準。

其實人生,並不是一道寫好的程序,總是有很多意外打破原來的規劃,朝著更好或更壞的方向發展。愛情,也不總是錦上添花,也要同甘共苦,可以統稱為挫折,而內心要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伊森上學離開的那天,貝利瘋狂追著伊森的車,此時影片響起悲傷的音樂,鏡頭反复切換於車與貝利之間。鏡頭切換的背後是告別的不捨,是挫折後對過去的再見,是必須接受新的開始。每個人都在再見——啟程——新的再見——新的啟程的反復中越走越遠。

第二世中作為一隻名叫艾麗的警犬,一生榮耀。從它的獨白與視野中的全家福照片可以想像,主人卡洛斯由幸福到冷漠的過程,影片昏暗的色調將他的臉沉入黑暗。而後艾麗的救主觸動了卡洛斯,此時我們看到了卡洛斯臉部的特寫鏡頭,唯一一次存在於陽光中,明暗鏡頭對照下暗示著他的生命中重獲愛的溫度。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正如艾利溫暖每一世的主人一樣,每個人都應有溫度的,有愛,有微笑,於不幸中更應如此。

2.獨白隱喻貫穿整個影片的思考,狗比人簡單

獨白一:“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們是否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存在?這一切的意義是什麼?開心地過好每一天就是生命中的全部意義嗎?不!不可能這麼簡單!”

電影《一條狗的使命》中狗的獨白明顯要多於片中人物的語言。影片開始就為我們拋出了艾利的疑問,這也是隱喻每個人關於生命意義的疑問,事實上又有多少人思考清楚了呢?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艾利經歷了四段不同的命運看到了消沉的伊森、狼狽的父親、冷漠的警察、孤獨的黑人女學生、整天硝煙四起的窮困家庭的潦倒。而這些人在本質上都是一類人:無法走出過去的人。伊森無法釋懷橄欖球與愛情、父親無法放下一時的失敗、警察無法走出過去的傷害、黑人女孩無法突破自我。

木心在《素履之往》中寫到:“生命好在無意義,才容得下各自賦予意義。”影片中的人生看似都有一件執著追尋的事,但卻活成了最難看的樣子。生命的意義真的不簡單麼?不簡單的是賦予的過程,而這一動態向前的過程中如果只盯著曾經的一點缺陷,錯過的可能是對於未來的熱愛,正如貝利始終帶著愛治愈每個主人,卻從未糾結於失去伊森而是一路向前尋找。

獨白二:我決定,我要養一隻伊森。

在現實世界中,種種追求,反而忽略了複雜世界的簡單聲音。影片中當伊森救下貝利並請求父親收留時,導演此處將狗賦予了人的感情及語言,觀眾不禁一笑。人養狗變成狗養人的背後隱喻的是貝利決定用它的一生來呵護它心中的“孩子”,這是它的使命。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狗做到了人卻沒有,伊森放棄漢娜選擇自尊,那對年輕夫婦放棄貝利緩和關係,最終在各種權衡下違背了當初的諾言。

獨白三:“我明白了自己在這個家的地位,伊森喜歡我,媽媽喜歡我,爸爸喜歡我,超喜歡”

影片中貝利這一處內心獨白將自己的地位取決於主人喜歡,實際上也是隱喻伊森爸爸的獨白,將生命意義的定義完全交給了工作的成功與外部世界的評價,最終上演了狗狗大鬧晚餐的譏諷式畫面,這也是為什麼一次工作的失敗就輕易否定父親的自我內心。而我們始終要掌握定義自已的主動權才能愛自己,生命才有意義,人生才能幸福

影片中,狗的生命狀態與人的生命狀態是一種相互隱喻的關係。狗是人類的鏡像自我,人在與狗的互動交往過程中,能在狗的身上對自我進行反思。《一條狗的使命》正是通過此類敘事以及表現形式來表達熒幕外的人的內心世界,表現現實世界。

為什麼說這是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我們都知道美國短暫的崛起歷史,致使其文化具有多元性,許多文化根源於基督教《聖經》乃至西歐文明。而美國電影作為意識形態及其國家文化的濃縮,自然而然充斥著主流文化之一——個人英雄主義。但究其根本,個人英雄主義首先來源於希臘古典哲學個人主義。

個人主義將個人本生作為最高價值,強調個人的自信、認知、尊嚴以及個人的決定權等。但任何事物過猶不及,把握度非常重要。導演在採訪中表示《一條狗的使命》主題就是貝利在影片最後強調的“及時行樂”,其實它想表達的不止於此。

《一條狗的使命》中如果僅僅勸告人們活在當下,那麼貝利為何要執著於讓伊森認出它,而伊森又為何對漢娜念念不忘。貝利與伊森其實都是個人主義在影片中的寫照。貝利輪迴四世卻唯獨想要回到第一個主人身邊並被認出,其實就是一條追求自由選擇的道路,是個人主義的正向舉例。

《一條狗的使命》:隱喻敘事下,一次有溫度的個人主義探討

貝利讓伊森認出自己

影片不僅在表現個人主義,也在反思個人主義。伊森在腿傷後極度否定自我、否定愛情,以“我”的意識為主導選擇分手;儘管伊森的父親將定義權交出,但他認為工作定義成敗本身也是基於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中的個人主義。

這實際上就是在質疑個人主義,當我們處於束縛中時,個人主義是一把劈開牢籠、追求自由與自我價值的寶劍。而當我們在相對自由的環境中選擇時,個人主義反而讓我們一葉蔽目,無法走出自我的世界,成為傷害自己傷害他人的刺。

隨著周遭的變化,文化的變化,過度個人主義容易導致人的狹隘、冷漠。導演讓貝利最終促成伊森與漢娜的的再次相遇,其實也給了我們一些建議,既關注自我又放眼世界與愛結合後的個人主義更加溫和,這才是當下社會需要的個人主義。我想這樣解釋導演的活在當下更加妥帖。

狗作為人文主義愛的象徵,從個體生存的現狀以及人生困惑中去幫助人們尋找自我存在最合適的狀態,也是《一條狗的使命》中貝利傳遞出的溫度。

回歸現實,個人主義離我們每個人都很近

網上有一個段子叫做:“有一種冷,叫做你媽覺得你冷。這其實是一種個人主義下甜蜜的負擔。我們很容易根據自我的認知與經驗對世界做出自認為正確的判斷。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判斷與生活中的種種“權利”結合時容易形成一種壓迫。

在生活中這樣的壓迫極容易造成好意的曲解與矛盾的升級,時常跳出自我,換位思考,才能把握好個人主義的度。

當個人主義向內發展時便是對於自我的判斷,如同一葉小舟置於坳塘它很大,置於汪洋大海卻很渺小。生活中過度的個人主義將會使我們失去對於世界的參考,過度的高估或貶低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終究有一天會痛苦的走出來。

Tags: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