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尼酱影院漫步人生,从这里开始!

首页 >  轻小说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蒙奇 2020-06-27 轻小说

棋牌游戏 请点进入

“朴贊鬱知道的太多了,這是優點,亦是缺點。他是一位頭腦清晰的導演,但他也是一個傲慢、個性化的導演”。

規矩的[共同警備區]是因為朴贊鬱急於找到生存價值。有了前者鋪墊,他開始在“復仇三部曲”中大刀闊斧。

塵封十年

2013年[老男孩]上映十週年之際,CJ娛樂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不僅請來了主創人員齊聚一堂,憶苦思甜,還將電影進行高清修復,重映撈錢。

重映當日,朴贊鬱現場坐鎮,與觀眾們共同回憶電影十年前初映時的盛況。

“ 電影上映前,其他都沒怎麼想,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防止洩露劇情 ”,朴贊鬱想起十年前為保密時的煎熬。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改編漫畫時,朴贊鬱並沒有想過要強調原著,他的目的在於突破[我要復仇],因此對原著的故事進行大幅度改編,包括加入一些倫理、宗教上的破格式的劇情。

製作方在接觸到這個劇本後,採取的第一反應是三緘其口,並警告所有主創人員:“ 小心你們的舌頭,否則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

朴贊鬱倒沒在意那麼多,甚至他覺得這是不可能守得住的秘密,可“ 沒想到,真的做到了,不過也可能是因為當時的網絡並沒有現在這麼發達。”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對於朴贊鬱來說,[老男孩]的回憶更多的是與崔岷植合作的記憶,他用“ 美麗的相遇 ”來形容。

在此之前,他便有了與崔岷植合作的想法,實現的時候他更是感嘆不可思議。

據說[老男孩]整部電影的基調是根據崔岷植第一天的拍攝定下來的。

電影開拍的第一場戲即電影結尾雪地中的戲份。穿著火紅衣服的美道(姜惠貞飾)在雪中找到失去舌頭與記憶的吳大秀(崔岷植飾),懵懂的大秀被美道抱在懷裡,聽著她的“ 我愛你,大叔”,露出了一個既像是哭也像是笑的表情。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這個似笑似哭的表情在現實中可能很難感受到,不過這部電影本來也無法令所有觀眾有所共鳴,但是這個表情在這部電影中是合理的

朴贊鬱對崔岷植的表演稱讚不已,也正是通過這樣的表情,有了那句“ 你笑,人人陪你笑,你哭,那就一個人哭吧 ”的著名台詞。

當時,拍攝電影的時候,朴贊鬱正好40歲,崔岷植41,兩個人天天在劇組裡喊“ 年紀大了”,問題是邊自嘲還邊拼命。[老男孩]名場面——長廊斧頭戰,就是靠著崔岷植不Cut到底的演技與體力完成的。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 這段戲真的很辛苦,當時我心裡想,要實在累得不行就算了,分鏡頭拍也可以 ”,朴贊鬱現在是這麼說,當時在現場時可是嘴巴動都沒動,崔岷植哪能猜到導演的想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一次性完成,拍完後瞬間虛脫倒地。

十年後的重映也是朴贊鬱自己第二次看[老男孩]。

曾經困惑於“ [老男孩]為何能受到海外觀眾的喜愛 ”,通過這次機會也漸漸明白了原因。

“ 這部電影中依然有我的可愛與幽默(笑),但它有一種浪漫情懷,一個男人為了愛不擇手段”,朴贊鬱笑著說,“ 難怪當年在戛納,蒂爾達·斯溫頓稱讚我時,朗誦的是莎士比亞的詩呢。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意象之美

從[蝙蝠]到[斯托克],朴贊鬱漸漸跳脫出傳統意象的桎梏,花哨地用各種鏡頭設置,拍攝千變萬化的古怪意象,螞蟻、蝙蝠、蜘蛛,這是朴贊鬱最引以為豪的東西,他用意像中包裹自己的哲學,讓觀眾在觀看故事同時接受樸氏哲學的洗禮。

或許你還記得吳大秀脫離15年監禁的那天,俯拍鏡頭下,一個箱子豎直立在一片草原上。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美版[老男孩]也將這個名場面收入,不同的是斯派克·李用的是寬闊的荒野草原,而朴贊鬱用的是天台的一個空中草坪。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斯派克·李的翻拍失敗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這是一個陷阱 ”,朴贊鬱道,“ 這是為讓觀眾產生反差情緒 ”。

草原,這個畫面投入眼簾時,心中想起的是遼闊、是荒涼、是孤單,而當你發現這片草原不過是人工植在每個公寓的屋頂,周圍皆是工程中的樓房,你心中湧起的有孤單,更有鋼筋水泥的冰冷、社會之於人的冷漠與渺小,是一種硬金屬的殘忍。

“ 我想告訴觀眾,人就是這樣,不是因為希望來到世界的,只是被隨便丟過來的”,朴贊鬱將自己認為的生存意義包含其中,由此展開的故事也充滿悲觀情緒。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離開監禁生活,吳大秀復仇,他的線索只有一個,餃子這對中國觀眾來說並不陌生。導演使用中國食物也並沒什麼政治意圖。當時,崔岷植極力推薦用中式炸醬麵作為“ 牢飯 ”,因為他本人是炸醬麵狂飯。

不過朴贊鬱哪能隨著演員的性子,選擇餃子的原因有二,第一是這種食物吃起來的樣子並不好看,第二是餃子的造型是被封閉的,也是被“監禁”的狀態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老男孩]有多處回憶與現實的穿插,導演同樣是通過意象的暗示完成無縫聯接,比如吳大秀印在玻璃孔中的眼睛、劉智泰飾演的李有真的槍手勢。

“ 其實整部電影的內容就是過去與現實之間的推拉,因為過去的一些細節,影響了現在,我們用這樣轉化方式的意義也在於此 ”,

電影結尾李有真回憶起姐姐下落時自己沒拉住的手,手的姿勢漸漸變成一個扣動扳機的姿勢,下一秒,電梯內,李有真扣動扳機,自盡。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浪漫主義火花

如果排列韓國電影100強,[老男孩]排名靠前,觀眾想必無疑義。[老男孩]在海外的征途之輝煌,令當時的朴贊鬱也為之震驚。

當2013年再次觀看歷久彌新的電影畫面,令朴贊鬱也不禁思考起,為什麼這部電影會受到國外觀眾的喜愛。

朴贊鬱認為浪漫主義是[老男孩]能夠風靡海外的主要原因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與好基友奉俊昊不同,朴贊鬱的電影從來不講究寫實,他要的是誇張化的浪漫。[共同警備區]乍看是朝韓雙方對峙的現實背景,但兩國軍人產生出友誼的情節,確實有些浪漫色彩。

[老男孩]的拍攝理念,用朴贊鬱的話說,那就是“ 拍攝一部像暴風一般,如火花四射的炙熱的電影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 [我要復仇]是像冰一樣的電影 ”,電影最後宋康昊將申河均摁在小溪中刺死的場面,不寒而栗;

“ [老男孩]就是火,影片中充斥的電影技巧,是為了體現出虛構化與人工感,而刻意搞得很花哨做作 ”。

近親亂倫,[老男孩]在故事本身就是非現實化的,朴贊鬱刻意營造出一種“ 匠心過重 ”的電影氛圍,一是為了展現自己的風格,與電影本身的童話感,二也是降低觀眾對“亂倫”題材的排斥度。

“ 如果這是一部非現實化的電影,那'亂倫'對於觀眾來說也就沒有了參考價值,而只是作為一個導演的思想創作, ”朴贊鬱如是說。虛構化處理,[老男孩]中俯拾即是。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最令海外觀眾記憶猶新的可能就是那場生吃章魚,但其實對於了解韓國文化的人來說,生吃章魚並不是瘆人的重點。

韓國人是可以在海灘隨手抓一隻魷魚腳便塞在嘴裡的,崔岷植活吞章魚的戲份也並沒有顯得那麼驚悚。

更何況,人家崔岷植在這場戲的拍攝過程中可是不斷笑場,來來回回吃了好幾次,被朴贊鬱訓斥多次,最終考慮到時間和成本才勉強OK。事後,朴贊鬱也略微遺憾地表示:

“這個父女首次相遇的場景本來想要拍得更久一點,生吃章魚的幽默也想多延續一點,但鑑於崔岷植拍攝時的笑聲,不得已把後面的部分剪掉了。”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既然生吃章魚不是虛構,那什麼才是朴贊鬱所謂的“ 浪漫 ”呢?螞蟻,是姜惠貞穿著紅色毛呢外套抱住大雪中的崔岷植,說出的那句“ 我愛你 ”。

其實用“螞蟻”的梗很簡單,朴贊鬱要表達一種寂寞。數万只撩人的蜘蛛從被監禁的吳大秀身體裡爬出,表達精神的奔潰與難耐;而用一隻螞蟻來形容一個寂寞的人,正是利用了螞蟻與人一樣的群居習性。

難為了美術導演鄭鬥洪與朴贊鬱在拍攝的過程中,始終在糾結“ 如何讓這部電影更加富有想像力,具有印象化的效果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影片最後的場景便是漫天大雪的山間,一身火紅色的薑惠貞與崔岷植的相擁戲碼。果然,愛情才是最具浪漫主義色彩的。朴贊鬱對於這個片段保留了很多個人意見。

他沒有透露出女兒是否已經得知真相,也沒有具體說明父親是否真的失去記憶,就是在觀眾一片懵懵懂懂中,用最直白的方式,展現了“ 情為何物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 在這個場面裡面,父親是否真的失去記憶已經不再重要。父親排斥真相,但希望維持愛情的慾望才是最重要的。其實比起實事求是的判斷,這個場景才是[老男孩]最具浪漫主義的場面。你認為醜陋,那就是醜陋的,你認為這是崇高的愛,那這就是崇高的愛。 ”

朴贊鬱無意在細節上多做修飾,只是用一個簡單的場面,帶出觀眾的思考,這部電影最終的解說權也全在觀眾。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浪漫的朴贊鬱也是古怪的朴贊鬱。[老男孩]的詭異,也會引起朴贊鬱的自我反芻,“ 我的電影在海外介紹時,總是愛用'怪'來形容,難道我拍的電影真的是這麼古怪嗎? ”

[老男孩]上映後,引起粉絲們的追捧,但令朴贊鬱無語的是,“ 粉絲們大多是男的,他們都是帶著斧頭來的,讓我在斧頭上簽字,說實話,我每次都會受到驚嚇 ”。

幸好,隨著電影的普及,漸漸有女粉絲也加入其中,這對朴贊鬱來說也算是一件慶幸的事情。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電影的怪自然會體現在分級上。一直對此介懷的朴贊鬱對“再次上映”的概念就是“ 可以讓當年看不到這部電影的人可以看到 ”。

說到這裡,不得不提及朴贊鬱的女兒們。一直有著“戀女”情結的樸導演對於女兒觀看自己的電影始終存在點陰影。

當年,[老男孩]入圍戛納電影節,朴贊鬱帶著女兒過去了,紅毯也走了,舞會也參加了,偏偏到了進電影院的時候,把女兒送回賓館睡覺去了。

“ 她們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 ”,看來,朴贊鬱爸爸也知道自己拍攝的電影“女兒不宜”呢。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自知電影內容“不堪入目”的朴贊鬱,在十年後的VIP試映會上特別感謝了當年僅有21歲的演員姜惠貞。作為姜惠貞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電影,[老男孩]對她的歷練可不是一點點。

“ 電影的內容大家也知道,但姜惠貞在當時就體現出了一種專業的感覺,無論是情慾裸露戲還是挨打的戲份都做得非常自然,不見一點忸怩,多虧了她這樣的成熟,我們這些大老爺們才安下心來。和她一起合作,反而是我學到了很多。 ”

“她還不太適合看爸爸這樣的電影”,既是父親又是演員的他這麼說

 

有著粉絲的追捧、演員的配合,朴贊鬱自知自己的怪也依然我行我素,繼續自己的怪蜀黍之路。

Tags: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